公子卿玖

瞎写文字的浪荡人。
【羽生结弦】
【忘羡】【薛晓】
【手写】【文具控】
【手账】【学习】
这里公子卿玖,茫茫人间,幸识。

很开心,虽然胶带不多

我们一起学普鲁士蓝叫,一起sheen王!sheen王!sheen王!

【墨水安利】【普鲁士蓝】【sheen王】
我的妈耶这个墨啊啊啊啊啊啊啊
真是的随便划拉一笔就是sheen,国语小破纸也是sheen,p3是这个墨的瓶口,瓶口全都是sheen的颜色……
太好看了我的妈耶,普鲁士蓝我吹爆

【薛晓】长兄如父(4)by公子卿玖

【人物归墨香铜臭,ooc归我
【小狼狗洋洋攻x温润心软道长受
这里是(3)激情开车 这里是(2)  这里是(1)

有敏感词我们还是走链接吧!
公司这些职位查了一下真的搞不清,道长就当个总裁吧。
明天开始上补习我觉得要完。
点我看晓总裁在线洗澡

【薛晓】长兄如父(3) (H)by公子卿玖

【人物归墨香铜臭,ooc归我
【小狼狗洋洋攻x温润心软道长受
这里是(2)  这里是(1)

❗❗❗r18预警❗❗❗
道长真的太可爱了呜呜呜
来,让我们愉快地走链接
高速路段激情飙车

【薛晓】长兄如父(2) by公子卿玖

【人物归墨香铜臭,ooc归我
【小狼狗洋洋攻x温润心软道长受
【伪兄弟
【现代私设
【糖刀参半

2.
晚饭期间,两兄弟没说一句话。
原因大概是薛洋成功地恶心到了晓星尘。晓星尘听到他那句话后面色冷下来,为自己居然专门去给这小混蛋买糖的行为表示后悔。两人之间的气氛明显不对,这时候晓星尘的手机救场般地响了起来。
……晓星尘按掉了。
薛洋:“怎么不接啊?”
晓星尘风轻云淡:“这不是为了表示对你的欢迎吗。”
欢迎?这副表情明明就是恨不得他立马滚回国外去。
薛洋走在他的便宜哥哥后面,不经意地瞄了瞄他哥的袖口。上面一点暗红碍眼得很,他一看就知道是口红的痕迹。口红沾袖子上?这是什么新奇的操作?薛洋顿时不爽起来,没有什么原因,单纯觉得糟蹋了一身好西装。
他状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:“喂,我看你车上还有东西啊。”
晓星尘理都不想理他:“不要紧的东西而已,到时候有人会拿。”
“真的?”
“……真的。”
自从两人再也没有交谈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薛家兄弟两个关系说不上差,但绝对也说不上好。以往还有个大哥愿意对小弟好,自从小弟甩手出国之后,大哥也冷脸了。加上薛父那错综复杂的情史,明眼人都知道其实晓星尘和薛洋并不是亲兄弟。
尤其晓星尘,他连姓都不愿意改。薛洋叫他的第一声哥哥是被薛父硬生生逼出来的,叫完之后气得薛洋一口气吃了三包糖,最后半夜牙疼还是晓星尘带他去的牙科诊所。冰冷的机械混杂着诊所里奇异的味道,薛洋听到医生跟晓星尘说要拔牙和补牙,有几个牙齿蛀得有点厉害了。薛洋躺在椅子上,看着晓星尘以他哥的身份替他办手续,领麻药。
开什么玩笑。
一个姓晓的要当他薛洋的哥哥,问过他了吗?
可惜他爸就是该死地喜欢晓星尘。
薛洋一开始并不知道为什么,即使等后来两个人关系冷下来之后知道了,也觉得真是好笑。其实他们关系也从来没有多热过,现在不过是雪上加霜了点而已。
那天晚上回家,司机在前面开车,两个人在车后排坐着。薛洋嘴里还含着棉花,麻药的劲迟迟不过,他觉得半边脸都要不受他控制了。晓星尘看着他捂着脸,轻声开口:“以后别吃那么多糖了。”
薛洋不敢置信:“不吃糖吃什么?吃饭啊?”
晓星尘沉默。他跟薛洋比,最比不过的就是油嘴滑舌。他刚刚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,最让他头疼的就是薛洋。那时候晓星尘并没有料到薛洋会让他头疼那么久。
不过此后薛洋很显然没有听从晓星尘的建议,该吃的糖一点没少,但是之后几次牙疼,都是薛洋自己去的医院。
但现在……
摸到晓星尘车钥匙,半夜进了晓星尘车的薛洋打量着那一大包各色糖果,饶有兴趣地拆了一颗放嘴里。晓星尘是脑子突然有病还是怎样,不是最不喜欢他吃太多糖的吗?
管他呢。
薛洋的心情因为这一大包糖而飘了起来。他刚想关上车门走人的时候,却被晓星尘驾驶位旁随意扔的一瓶香水吸引了目光。
什么玩意?香水?什么时候晓星尘也喷香水了。
小巧的玻璃瓶里装着红色液体,在车里昏黄的灯光下暧昧不明。薛洋打开瓶盖闻了闻,一股玫瑰的深沉香气缓缓飘出。
……这绝对不可能是晓星尘的香水。
拿着那个精致的玻璃瓶看了一阵,薛洋真的很好奇这几年晓星尘都经历了些什么。怎么他走之前还是清清冷冷守身如玉跟个性冷淡似的,这一回来先是西装袖口沾口红,又是车里放这种妖艳香水。
看起来……女人缘不错啊。
薛洋把香水扔回去,打开车门,越想越不可思议。
“阿洋?”独属于晓星尘的温润声线响起。薛洋一抬头就看到晓星尘站在车外,头发有点乱,跟白天的整齐完全不一样。薛洋完全没有被抓包后的不知所措,相反他敏捷地把后车门打开,顺便一把把晓星尘拉进了车里。
薛洋拿着车钥匙,晓星尘只听到“咔哒”一声落锁的声音。
“叫我啊?”车里漆黑一片,薛洋借着月光看着晓星尘,又露出了那种恶趣味的笑容。
“哥哥。”
晓星尘打了个寒颤。
-TBC-

【薛晓】长兄如父 by公子卿玖

【人物归墨香铜臭,ooc归我
【小狼狗洋洋攻x温润心软道长受
【伪兄弟
【现代私设
【糖刀参半

1.
A市机场,一架跨国航班刚刚落地。
漫长的飞行过后所有的乘客都显得有些疲惫,三三两两地站在滚动的履带旁等着自己的行李滚出来。在这群人中,一个人显得格外出挑。他很年轻,看起来还是个少年,高高瘦瘦的,穿着最简单的白T和牛仔裤,嘴里不停地嚼着什么东西。很快,行李一个一个地被送出来,少年利落地把最前面的一个黑色行李箱拿下来,正准备拉着行李箱走人,手机突然响起一声提示音。
——到了吗?我叫了司机去接你。
少年啧了一声,把手机放回了裤袋里。紧接着又是一声提示。
——阿洋,下飞机就回我一声。
薛洋停下脚步,行李箱的滚轮与地面的摩擦声戛然而止。他想了想,回了个“哦”。
很符合他的脾气。
正值盛夏,机场里冷气开得很足,所以当机场的自动玻璃门打开时,扑面的热浪让薛洋皱了皱眉,在包里摸索一阵掏出副墨镜戴上。那辆等了他很久的车很好找,就停在机场门口,还很贴心的是辆大红色的车,在一众黑白灰里靓丽逼人,想让人不认出来都难。
薛洋低笑一声。拉开后门在后排坐下,墨镜摘了随手一丢,往后一靠。
他累了。把最后一颗软糖扔进嘴里,薛洋闭上眼睛。
“回家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晓星尘今天回家回得任何一天都要早。
路上在一家便利店旁停了车,晓星尘走进店里,在一排又一排的零食货架前走了一圈,最终停在了一列糖果面前。晓星尘无从下手,最后思索了一阵,每样都拿了一包,把收银台堆满了。
收银小姐显然没反应过来,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面上带着最甜美的笑容,只恨自己今天口红怎么没用最妖艳的那个色号。“先生还需要些别的吗?”她手上一刻不停地扫着包装袋上的条形码,用了个最大的塑料袋把糖装起来,递到了晓星尘手上。
晓星尘笑了笑,“不了。”
西装革履的挺拔青年拎着一袋五颜六色的糖果出了便利店的门,莫名地没什么违和感。他看了看手表,估摸着薛洋应该是快到家了,便加快了速度往家赶去。
薛洋。
他在嘴里叫了叫这两个字,最终还是叹了口气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薛洋睡醒睁开眼,就看到一黑一红两辆车停在薛宅门口。黑车熄了火,一个高大的身影从车里走出来。薛洋锁定了那个身影,心中泛起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就像看到了猎物一样,他眼里陡然烧起了一团火。
晓星尘。
他轻声念出这个名字。
等到晓星尘走近,他降下车窗,用他少年时惯用的甜腻里又带着一丝恶趣味的语气叫了晓星尘一声:“哥哥。”
晓星尘面不改色,替他拉开车门。等到薛洋一脚跨出,站定在他面前时,晓星尘才发现原来薛洋已经这么高了。也不像小时候那么瘦弱,手臂上有漂亮的肌肉线条。
久别重逢,晓星尘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。
薛洋仿佛洞悉了晓星尘的心理活动,脸上挂着露出虎牙的笑容:“没话对我说吗?”
晓星尘默然。薛洋的耐心出奇的好,好像不等到晓星尘开口,他就不进屋了一样。良久,晓星尘开口:“欢迎回来。”
“哦?可我看哥哥,”薛洋终于收了那副假笑,脸上慢慢浮现了晓星尘熟悉的、恶劣的笑容,“怎么好像是一副不欢迎我回来的样子?”
-TBC-

emmmmm重写,大纲什么的完全没写(°ー°〃)

想把之前那个长兄如父的坑拿出来鞭尸……
魔道动画真好看……
嘿嘿嘿……